Hollylau

瓶邪段子

shiki.yuki:

*翻箱底翻出来的东西,古早产物

要我说这三篇都是虐的【都是老梗】,就第二篇虐中带甜吧。

诶,话说瓶邪在lofter上好冷门啊……


【其一】

“咕咚咕咚”然后“咣当”一声,又是一扎啤酒下肚。一旁的胖子靠在椅背上,剔着牙,把眼睛瞟向正糊在桌子上打酒嗝的吴邪。吴邪的上半身扑腾扑腾的。活像个起尸的粽子。

看着这个半死不活的醉鬼又要倒酒,王胖子一把按住了正在半空中摸索的手。“我说天真啊,你再喝就要出啤酒肚了。到时候身材跑样了可别怪胖爷我没提醒你。"胖子虽然嘴上耍油条,但手上该使得劲儿却一分都没落下。吴邪看拗不过他就骂了一句又趴到桌子上。

店墙上的电子钟正好跳过了23点,这时段还属于烧烤店的客流时间,喝烂醉的也不只姓吴的一个,所以他骂咧几句也根本没人注意。这时候吴邪又把手抬了起来,胖子以为他又要喝酒,一把先把酒瓶抢了过来。但没成想,吴邪却把手指向了电子钟,

"4月19号……去你的4月19号!老子他娘的看着你就烦!"

说完整个手连同手臂又颓然垂了下去,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着"丢了……弄丢了……"在旁人看来,或许这个人是失恋了,要不被炒了,有可能只是单纯的被偷了。但胖子明白,这个日子的意义。

"天真啊……"他重把酒瓶放回到桌面上,还没等瓶底沾着桌面吴邪就夺了过去又是大灌了几口。这回胖子没阻止他。

"我知道你心里难……""我把他弄丢了!"吴邪突然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句,惊得胖子缩了下脖子。”我他娘的把他弄丢了!再也找不到了……狗日的4月19号!“吴邪的声音一句比一句沉,却也一句比一句狠。到最后嗓子里闷闷地发出了一声哽咽。

又过了一会,胖子看他渐渐平复了,就又开口说道"不是你,天真,那是小哥他自愿的…他想让我们活下来,让你活下来。所以啊……"胖子顿了顿,从吴邪的手里抽走了酒瓶,爽快地喝了个底朝天然后抹了抹嘴,

"你可别把自己弄丢喽,吴邪。"

听到最后两个字,他的身体僵直了一下,随后开始不停地颤抖。胖子知道吴邪在哭,但他没做任何动作,任眼前人的情感崩坏开来。

吴邪想着一年前的4月19号。他想如果自己当时能再能耐一点儿张起灵也不会出事。他吴邪没有权利让谁为他牺牲,更不应该是那只闷油瓶子。

比起自己他明明更希望那闷油瓶能够活下去。

吴邪明白,自此之后,他都将背负着张起灵这个名字走下去。


【其二】

在前一刻还完整的梦境此刻已是被白光淹没连同那护在自己身前的背影一起,都离自己远去。

吴邪的眉皱了一下,条件反射地举起右手挡住了从窗口射入的光,眼皮经过几番挣扎后还是不情愿地睁开了。

‘王盟那小子,告他以后把我叫醒再拉窗帘了,丫这都第几次了!’吴邪在心里把王盟骂了一通之后,揉着一头乱发撑坐起上半身。

“王盟!我不是叫你先把我叫醒吗?怎么还记不住?”责骂的话语参杂着刚睡醒的沙哑与无力投了出去,但换来的不是慌忙的道歉,而是逐渐靠近的气息以及床上不断扩大的黑影。吴邪正纳闷王盟这小子今天这是怎么了?是叛逆了还是长骨气了?还没合计过味儿,一道沉着的声音便自头顶落下。

“吴邪,”

被叫到的人一下子清醒了不知道多少分。这声音好熟悉,似乎昨晚还有听到过……

吴邪偏向右一抬头眼前的光便被悉数裆下。微张的唇上被落下一记冰凉的触感,转瞬后,眼中便又映入了满室晨光。

那人的手抚上吴邪的一头乱发。即使隔着头发,吴邪也能感觉出那手掌的骨节分明。

“早安。”头顶的温度正欲退去便被吴邪一把抓住紧紧裹入双手放到左胸口。

就像那只手里正握着自己的另一半鼓动。

对啊,那个人……张起灵他,已经尽了十年之约回到自己的身边了啊。

这十年足以让一个人习惯些什么。

比如说,身前备后缺失了的那份温暖;

比如说,从窗前消失了的望天的身影;

比如说,再没有问完话后对方的沉默;

又比如说,再没有护在自己身前的高挑坚实的背影。

这一切的归位竟让他如此的不知所措。

鼻腔深处一酸,眉头便不可抑制地越皱越深。吴邪感觉到自己的整张脸都挤到了一起,有泪水决堤顺着那些沟沟壑壑淌了下来。

丢脸丢到家了,一个快不惑的大老爷们哭的跟个娘们儿似的。

十年前那被长白山的风雪吹熄了的温度又回来了。这一次,他,吴邪,再也不会放开这双手。


【其三】《礼物》(终于有个名字了……

天空阴的辨不出现在是清晨还是傍晚,有簿雪洒落模糊了人形。张起灵听到有人踩在落雪上的咯吱声,用右眼的余光瞟了一眼,未果。

他的右眼已是再也不能视物的了。

“小哥?嘿,可让我找着你了!”不用别的,就这破锣嗓子,认识他的一听准认不错。胖子小跑了几步站定在张起灵的右侧,“这天多冷啊!你还坐地上,飞着凉不可。”闷王一如既往不作回答,也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胖子也已经习惯了,自从半年前那次下斗回来,眼前这人便变得更加寡言。甚至直到现在,胖子还会在半夜惊醒,下意识地隔着被冷汗湿透的衣服捂住胸口的伤疤——

他差点再也见不着太阳。

一阵凛冽刮过,胖子打了个冷战收回了神。

“话说小哥,不是说好在门口等吗,怎么先进来了?过会儿潘子他们该找不着了。”胖子一边跺脚一边搓手,鼻子红得像被染过似的。张起灵微抬了点头,“你不还一样找到了。”说完还用手敲了敲衣兜,发出撞击硬物的声音,意思是“用手机”。

胖子尴尬地笑了几声。这世上估计除了张起灵还没有谁能把他胖爷撅到这个地步。胖子一边骂娘说这鬼天气他娘的怎么这么冷,一边在心里骂潘子他们磨叽,让他和闷王独处,良心大大地没了!

终于耐不住沉默,胖子舔了舔嘴没话找话道:“看这环境,有山有水。啧啧,天真同志的小日子过的是领导级待遇啊。”突然,像是被这句话刺到了怒点一般,张起灵猛一抬头。表情虽还是那般波澜不惊,但那两道钻人灵魂的狠戾目光却是让胖子寒彻骨髓。

但是……有什么地方不一样……

最终还是好奇心获了胜,毕竟小哥这杀人的目光见着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胖子颤巍巍地开口问道:“小哥,你什么时候戴眼镜了啊?”这人一个眼睛都废了还带什么眼镜?

张起灵用手轻碰了一下镜框,厉鬼般的眼神也平静了下来重又化作一汪深不见底的黑。他想这终年的寒潭也就只有那人的笑颜能为它添上一丝温度,几抹阳光。

张起灵叹了口气,重又靠回到身后的墓碑上。肩上头顶有积雪滑落。

“吴邪的。”


【有错字的话莫在意。don't mind~】

——————————————————————end————————————————————


评论

热度(2)

  1. Hollylaushiki.yuk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