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llylau

[尊礼]某调酒师的Live recording

Sin:

[kingdom系列]

[周防尊X宗像礼司]

 

 

 

 

 

  今天,就来和客人您讲一个故事吧。

    那是关于我爸爸的故事。

    正如大家所知,我爸爸是这个酒吧的老板兼调酒师。

    那个时候酒吧并不像现在那么热闹,或许就是因为爸爸的那种奇怪的艺术细胞把这个酒吧装饰成这样吧,并不是很多人愿意来这里喝酒。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却来了两个奇怪的客人。

爸爸说,那是「王」哦,爸爸说那是他后来被一个金发的胸部很大的——咳咳,被一名女性以公事为由光顾后才知道的,虽然我觉得那个老头子在开玩笑啦,怎么可能有超能力的王啦——

咳咳,再说回那两个客人吧,一个叫做周防,一个叫做宗像,样子的话...去那边的留念板可以看到他们的照片呢,感觉是混混和精英分子呢,真搞不懂他们为什么能成为朋友。

听说两位都有很强的能力呢,但是很遗憾的是,其中一位为了自己的...大概是同伴的那种感觉啦......

你问那个人是谁?

啊,真的抱歉、抱歉——

就是那个红色头发抽着烟的鸡窝头上有两根须须的家伙啦,那个人叫周防。

爸爸说,那个时候的周防先生为了帮自己的同伴报仇而做出了出格的事情,最后被宗像先生——是的,那个蓝色头发的青年,怎么样?

宗像先生感觉很理性?是的,我也那么认为。

先生您也那么想的啊,所以说我也觉得那两个人不像是朋友吧——

总之貌似宗像先生把周防先生杀了,先生您知道吗?几十年前的学院岛事件。

你知道呀,先生您真的博学呢!当时我也是听爸爸说才知道的。

爸爸说,在那事件之后,他就从来没有见过鸡窝头先生了,虽然也不知道是不是和那事件有关,但是爸爸说那之后只有宗像先生一个人来酒吧,所以觉得超奇怪,宗像先生也没有对爸爸多讲什么。

听妈妈说,爸爸那个时候几乎每次约会都非常难过地说自己又少了一个客人,而且那个客人还欠了自己酒钱没还,真是可惜。

是的,爸爸很难过呢,对于我们来说每一个客人都是无比重要的,可以的话我们还希望能成为客人的心灵朋友。

宗像先生?或许他就是爸爸那少得可怜的失败案例之一吧,听说不管怎么试探都真的攻无不克呢。周防先生也一样——

爸爸也有点闷闷不乐地,为什么这两个客人那么奇怪呢?

结果有一天爸爸和宗像先生在闲谈时无心的一个问题让他第一次明白了两个客人的心态。

那天,爸爸问宗像先生,「如何生存才最舒适」的这个问题。

不得不说连我都觉得宗像先生的答案有点惊人,宗像先生居然回答:「没有什么能比自己知道自己只要活着,那么明天也仍能活着要舒适。」

诶——?我?

啊,我不觉得宗像先生说的是贪生怕死的话哦,因为那个也是我们每个人的心愿吧,自由自在地活着不是很不错吗?

社会里面总是要面对那么多东西,有时候甚至要违背自己的心意去做事,但是总比那些想要活着却没能继续活着的人们要好吧?

啊呀,原来先生您也是这样想的呀,真的太好了。

但是活着的话,稍微还是有不顺心的事情呢,那位宗像先生也是。

我啊,之所以认为周防先生和宗像先生是朋友,那是因为爸爸说,那个时候说出刚刚那句话的宗像先生,露出一脸明明是笑着,却感觉很寂寞呢。

假如真的是宗像先生杀死周防先生的话,两个人是朋友的话,露出这样的表情就理所当然呢,但又有一种不同的感觉,杀死一个想要活着的人不是很过分的事情吗?为什么宗像先生能办到那种事情,真的无法理解......

那么客人您呢?关于「如何生存才最舒适」的这个问题。

哈?拼图——诶?不不,只是觉得先生您这个回答真的......而且,居然会有人希望可以每天都听到恼人的声音,先生您真的太特别了!

啊,欢迎光临——这位客人您......嗯?你们认识的呀?

哦呀,我也有两个奇怪的客人了,请不要介意,我是开玩笑的,真想给爸爸看看我的客人们呢......

爸爸他已经退休了,而且身子不怎么好,现在也只能呆在医院里。

是的呢,真的有点遗憾。

抱歉,居然说了这些话,那么两位先生你们要点些什么?

嗯?不点了吗?原来是来接朋友的呀——

刚刚也有点担心,不知道有没有人能来把这个客人接走呢,喝那么多的话很难安全回到家里的。

呜哇,这样扛起来行嘛?!要是到了半路不小心吐起来就——不,也没说要公主——

......诶,客人你真的,真的非常强劲呢,某意义上......

不用找钱嘛?可是这样会很不妥——什么?你欠下的?先生您光顾过我们酒吧吗?...虽然很面熟......很久以前啊——可是你,还是大学生吧,我在这里工作的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从没有见过先生你......

抱歉我多问了,所以别——客人您慢走啦,这样下去你肩上的那位先生会撑不住要吐的吧......啊哈哈,您慢走!!

额......好可怕的表情......

时间也不早了,是时候关店了。

咦——那个灯柱后面的不是刚刚的客人嘛......

......

他们...是在kiss嘛...?

话说这两个客人真有点脸熟......

怎么可能......就算再像也是大学生,和照片里的人年龄也差太远,而且时间也对不上......

嘛,明天和爸爸说说看好了。

......但是,大庭广众之下kiss还真的...好大胆.......等等!!客人——

「先生您在干什么?!!!怎么可以在这种地方!!请到我店里的房间去吧!」

赤发的青年抬起头,看到的是刚刚在店里的调酒师。

他不禁突然想起很久以前,这个调酒师的爸爸,对着他和怀里喝醉的青年说着同样的话。

他再次扛起醉得七荤八素的蓝发青年,走进了酒吧。

调酒师微笑地看着走进门的客人,再次打开了酒吧里的灯,从一旁的柜子里取出一张CD,把CD放进一台能清晰看出其被一段历史洗刷的留声机里。

青年按着自己的记忆,无视调酒师惊异的目光,把喝醉的人带到了酒吧的房间后安放好在床上,独自站在窗台前。

「周防......」

床上的人已经慢慢转醒,被唤作周防的人侧身,凝视着躺在床上揉着太阳穴的青年。

「哦。」

周防简单地回答了一声,两人间静默无比,床上头晕脑胀的人也不打算说些什么。

窗外下起了细小的雪,衬托着静谧的空间。

楼下传来的还是记忆里那一首钢琴和小提琴的协奏曲,悠扬、缓慢……安宁。

「宗像。」

「嗯?」

「没有什么能比自己知道自己只要活着,那么明天也仍能活着要舒适。」

周防复述着刚刚的调酒师说的,这句很多年前,宗像说过的话。

很久以前的日常,白天带着自己的队伍,晚上在酒吧又能偶尔撞到一个麻烦的家伙。

而现在的时间,也慢慢向着曾经的日常靠拢。

——啊啊,回到原点了啊。

 

 

 

FIN

 

 

 

后记

 

看起来没有什么关系的前传文-雪域

转生梗,转生的大学生的尊礼两人先后再次来到曾经的自己所喜爱的酒吧。而本文里面调酒师是作为宗像的聊天对象登场的,也就是「雪域」一文里提到的酒吧中的调酒师的儿子。

其实就是调酒师和喝醉的宗像的对话后,被来喝酒的周防遇到,然后发生了一些事故,调酒师就把两人收留在了酒吧里。

其实本文也没有什么中心思想,只是我觉得已经不是王的尊礼作为普通人转生后,所过着的日常也还是会和过去的日常重合,毕竟是他们的选择呢。

   「没有什么能比自己知道自己只要活着,那么明天也仍能活着要舒适。」

感觉自己能这样活着,其实是一种享受啊......

这次是想尝试从一个普通的外人的角度描写尊礼,想着有哪个能作为尊礼两人有可能的相交点的外人的时候,立刻就想到相席里面面对两个王还能那么淡定的调酒师。

个人是很喜欢调酒师这个角色的,不管是文里的还是出云w「雪域」和本文里面的调酒师先生还会在别的文里面登场呢,这两个孩子也会有自己的名字,所以敬请期待ww

所以这次的行文方式有点奇怪,第一次尝试这样的写法所以求见谅TAT

最后,觉得自己又紧急拉灯了,抱歉OTL

 

 

评论

热度(2)

  1. HollylauSi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