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llylau

*゜.+:。○:

◇◆◇

「Alice in Wonderland.」

--

前幾天官方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梗ˊ艸ˋ 柴郡貓這個設定真的太棒了O<---<

感动到我的那些瓶邪文

星守:

呃 只是想记录一下我腐烂的人生 看过的瓶邪文

真·治愈系列
南宫苓 欧洲四部曲 (我只看了三部)
《CROSS》吸血鬼瓶x留学生邪
一直觉得这样的设定很&……%¥#,但是文荒的时候还是觉得很好看的,也没有什么违和感,老张帅得一逼那啥。

《琉璃绿之巅》伪装成可爱的俄罗斯照相店老板潜伏在吴邪身边并学会了各种人妻技能瓶x独自一人在俄罗斯的摄影师邪(不是架空)
唔……我觉得还是很愉快很可爱的,小虐怡情

《流浪的卡夫卡》流浪的小提琴手瓶x拥有绝对音感的钢琴爱好者邪
发生在爱丁堡的美好故事,真是甜得我的心扑哧扑哧哟西哟西的!
P.S.结尾部分还蛮温馨的:

“回来啦?” 吴邪从二楼探出头。 
“嗯。” “我回来了。” 轻轻带上门,他说。 
远处有风笛,绵长呜咽。 
海浪拍打着这片极北极北的土地。 
城堡在山巅上了望一切。 
流浪者来了又走,走了又来。 
他们不断的流浪,流浪,流浪… 
然而流浪并不是目的。 
流浪不过是为了不再流浪。 

【D大调卡农 《流浪的卡夫卡》】 
——曲终—— 


在水一方《人参娃娃》非常不懂理财的道长瓶x人参小妖精邪(……)
设定非常萌,比如胖子是何首乌,小花是人参花什么的~
 
这个部分……就结束了

小虐怡情系列
 南宫苓 《庐州记事》
完全无法超越的人生经典!!!!!!!除了不喜欢那个转世的番外,正文赞得让我有种双手献上膝盖的冲动。 
作者写的各种古董以及小三爷的奸商性格真是各种可爱。
摘录:
 次日清晨,小院还是那小院,张起灵站在院口有些恍神。
似乎又回到了初次见面的场景:自己迟疑着叩响了门环,打开门的年轻男子笑靥如花。
只是这些,早已成为过往。
再也回不去。
“想什么?”
吴邪伸手抚平了那草色军服上细微的褶皱,忽的轻轻笑了。
“好像刚见面的时候呢。”
“嗯…”
张起灵应着,抬头瞧见吴邪灿若桃花的眼眸。
他看了好一会儿,取下腰里的龙脊背,解开玉牌上的丝锦织绳。
“这个帮我保管吧。”张起灵将沉甸甸的古刀递给吴邪。“倭寇会玷污了它,我留着这个就行。”他说着,把玉牌揣进怀里。
“可是…”
“我会回来的。”淡然的语气坚定而不容反驳。“我不会死。”
吴邪望着他漂亮的眸子笑了。
“我和王盟打算去苏杭,你若是要寻我,就来苏杭吧。”
张起灵微微颔首,转身跨上那匹棕色马驹。
吴邪抬头看他,唇边始终荡漾着好看的弧度。
“要小心啊,走好。”
“…我走了。”

(看到这段突然想起《我的楼兰新娘》)

 在水一方《全金属狂想》 特工瓶x和小哥有心电感应可以制成非常厉害的武器邪(我在说什么)
在我心中的架空文no.1没有之一,第一部让我非常想买本子的瓶邪文(最终还是因为穷困没有买=。=)
有甜有虐,都刚刚好戳中我的小心灵。张特工简直帅得不能再帅,小三爷也非常的爷们!我看了两遍,每次看到他们被困雪崩然后直升机来接他们,吴邪可以上去张起灵却很困难的时候,小哥放手说了句再见就掉下去……然后……虐点就回来了。还有最后实在是不能再虐。
不过剧情真的很赞,在水出品,必属精品。 

 狐离《烟花刹那》原著设定
小哥比较接近我内心的小哥……倒斗部分不能再精彩。作者是个可原著风格可古风的文艺青年,文中有些句子我觉得非常美,倒斗部分又非常精彩,吓得我毛骨悚然,真的有种原著的感觉,结尾大快人心,赵无琊和陵、大哥和苍的前世剧情有些虐,记得这篇文还是张真源同学推荐的,我一直嫌太长没看,她当时说了一个让她很难忘的剧情,我也特别喜欢。就是赵公子当时选保镖,他随手把玉镯子扔进湖里,大冬天的,只有陵跳下去捡了上来,赵公子很惊讶,想拿过来戴上,结果还在发抖的陵摇了摇头说,太凉,别戴。我当时的心情……*&(*#@!!!


第十三个月亮《世界》原著设定

去年暑假看的,记不太清了,只是当时觉得非常震撼o(╯□╰)o


橘鱼月《妄想照进现实》娱乐圈设定

……我只记得这篇文很现实……当时看得我很忧郁

我的白烂笔记终于只剩下最后一页,现在我每天在博客上写写东西,字迹远不如往昔,不得不重拾狼毫笔,练一练还是童子功瘦金体。天气允许我就去海里潜水,我考了资格证,如果有谁在海南凑巧碰到了我,我可以免费教他潜水。我喜欢海,在海底下沉时,我会忘记我是人类的一员,我只是我自己,是这广袤世界的一部分。她在我的胸怀里,便永不会将我背弃。 
人生才是一场没有尽头的梦,每当你觉得你已经醒来的时候,不过是跌入了另一重梦境,不妨做下去,最后从头到尾再数一回,没有荒废。 
而我为了梦见一个人,可以沉睡一辈子。如果还有谁像我一样,我祝你好运。 
你问那个人是谁,他叫张起灵。 

这是结尾……就是无论你多HIGH看到这个结局心里就是一窒的感觉。

冰雪双鱼《清减》现实得让人哭都哭不出来

这篇文第一次让我感受到同性恋在这个社会是多么的困难,步步举艰,曾经强大如神的张起灵愿意向吴邪的父母跪下,愿意为了吴邪、为了证明似乎在这个社会一无是处的自己疯了一样的跑去盗皇陵,然后被捡走从事考古行业拼命工作……吴邪可以被全村人唾弃,被鞭子抽到进医院,在张起灵的消失之后,被迫面无表情结了婚。他们都是为了爱情,为了和对方在一起,但是这份爱情好像在现实的压迫下奄奄一息。我记得吴邪结婚的那个晚上,张起灵坐在不远处的山坡,望了喜房一夜。这篇文有BE和HE两个结尾,说实话……还是BE比较现实。正是因为它的现实和残忍,我看完以后好久,还是依稀可以记起他们的无奈,他们的痛苦。作者天地良心,更文速度让人发指。

许维夏《万古如斯》

这篇文的名字很美,倒斗情节也蛮好的, 小哥在这篇文更像一个正常人,有喜有悲也很深情。从吴邪为了小哥变强(妈蛋最稀罕这种情节了如果老张还格盘那就更虐了),见家长,被承认,格盘,倒斗,到生死相依,从一个人用生命庇护另一个人,到两个人并肩同行。无论张起灵失忆多少次,他都会重新爱上吴邪,无论吴邪如何苍老,他都会誓死跟随,因为他们本来就是用灵魂相爱。我觉得本文非常大气。

我在心里对闷油瓶说:“小哥,好像一直以来都是你在保护我,你替我挡血尸、砍粽子,你带着我闯机关、过险境,遇到危险,你怕害死我,让我一定要逃出去,最后,你还愿意用自己一生来换我的安逸。而你,你想要的,甚至只是一个能第一时间发现你消失的人。” 
我感觉到心脏又开始疼了起来,我笑了:“小哥,你要记住,我吴邪,堂堂七尺男儿,该担的责任我一点都不会含糊,该爱的人,我一生都不会放弃。” 
这一次,换我来保护你。


美好的短篇:

未婪海《2015》《二道白河》

我看过的最虐的瓶邪文,就算有之一也是排前三的。

前者虐吴邪后者虐小哥,简直一个也不含糊。

每次看完就不知道说什么好,特别是记起二道白河最后,吴邪离开时看着阳光下雪白的长白山,静静的,静静的。

摘录:

“吴邪。”他突然开口,微微偏过头来看我,“你喜欢什么样的生活?”
我突然感觉有点怪怪的,然后才发现这是他第一次叫我的名字。
“盗墓那种生活可能真的不太适合我吧。我还是喜欢平淡简单一点。”我想了想答道。
说来也惭愧,年轻人不都应该是很有激情喜欢冒险喜欢出去闯的么。我明明没经历过什么事情,却也跟个折腾够了的老人一样没什么探险的愿望,只想安安分分地过日子。之前说想跟他们去盗墓也不过是说说,真要叫我去我还不一定会答应。
小哥突然问我这种问题,应该是真的想收手了吧。我鼓励他:“其实简单一点也挺好的不是么?天天在斗里进进出出,还是太危险了。人际关系也复杂,成天勾心斗角的,太累了。”说这话时我想到的是三叔他们。
张起灵轻轻点了点头,说:“做你自己喜欢的事就好。人活着还是该做自己想做的事。”
没想到得到他如此大力的肯定,我有点找到知音的兴奋,不禁就想把我对未来的计划说给他听。其实我本来就是个有点小矫情的人,整天爱琢磨些有的没的,用胖子的话说就跟个林黛玉似的。这些我要是说给胖子听不是被他笑话死就是被他气死,张起灵却是个很好的听众人选。
“我想做的事啊……其实我早就想过了。我那小店开着虽然挣不了什么大钱,但是普通过生活应该是够了吧。再过几年就找个老婆,不用多漂亮,温柔贤惠就行。到时候我挣钱她持家,她做饭我刷碗。没事就关了店门出去旅游,找个像二道白河一样清静漂亮的小地方住上一阵子。再过几年生个儿子,天天扛在肩膀上走来走去,慢慢教他说话教他走路,看他一双小短腿扑腾扑腾地跑,前前后后围着我转叫爸爸。”
“最好再能养只狗,周末一家三口一起出去散步遛狗逛西湖,去超市就把儿子装在小推车里面。这么过着过着就老了,然后把店铺卖了找个清静乡下养老。最后走不动了就躺在床上,最好还能和老婆手拉手一起死掉。这辈子就这样了,其实也挺好的。”
他一直没出声,听得很认真。
讲完我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没事把未来规划得这么详细,还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简直跟个娘们似的。我转过头对张起灵笑了笑,自嘲道:“哈哈,是不是太没出息了?不过我说小哥,你其实也应……”
下面的话我再也没有机会说出口。
张起灵突然倾过身来,吻住了我的唇。
那一瞬间我的感觉就像是小说中描述烂了的那样,周围的一切嗖的一下都离我们远去了,全世界只剩下我和他。
说来也奇怪,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反应不过来,只是傻傻地微张着嘴任他亲吻,连眼睛都忘了闭。可是后来回想起来,却发现我能清楚得记得所有的细节。
我记得他湿圌润柔软而冰凉的嘴唇,记得他抓圌住我胳膊的手用力到几乎将我掐痛,记得他紧紧闭起的眼睛和微微颤抖的睫毛,记得他亲吻我时那小心翼翼的,又带了一丝绝望的表情。
那是一种近乎虔诚的表情。
最后也不知道我们是怎么分开的了。张起灵的手还抓着我的胳膊,那双湿圌润的黑白分明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很近很近。那种黑简直像一个无底的深渊,里面藏着太多太多我看不懂的东西。当我弯下腰去凝视那个深渊时,那深渊也在凝视着我,蛊惑着我往下跳,几乎让我头晕目眩。
我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再不快点移开视线,我可能会控制不住自己跳下去,在那个无底的深渊永无止境地坠落下去,永不超生。
我又一次落荒而逃。


《突然好想你》郁绘离

小虐怡情,HE妥妥的。张起灵捡碎玉那里戳中。


暂时就这样吧……我真是闲人。看同人文,觉得在另外一个世界也许他们不必肩负如此沉重的责任,好像也是让人欣慰的。

瓶邪这种感情,就算吴邪是女的,也逃不了我心中的本命CP地位。


P.S.如果侵犯到作者版权,请通知我删除引申部分。


瓶邪段子

shiki.yuki:

*翻箱底翻出来的东西,古早产物

要我说这三篇都是虐的【都是老梗】,就第二篇虐中带甜吧。

诶,话说瓶邪在lofter上好冷门啊……


【其一】

“咕咚咕咚”然后“咣当”一声,又是一扎啤酒下肚。一旁的胖子靠在椅背上,剔着牙,把眼睛瞟向正糊在桌子上打酒嗝的吴邪。吴邪的上半身扑腾扑腾的。活像个起尸的粽子。

看着这个半死不活的醉鬼又要倒酒,王胖子一把按住了正在半空中摸索的手。“我说天真啊,你再喝就要出啤酒肚了。到时候身材跑样了可别怪胖爷我没提醒你。"胖子虽然嘴上耍油条,但手上该使得劲儿却一分都没落下。吴邪看拗不过他就骂了一句又趴到桌子上。

店墙上的电子钟正好跳过了23点,这时段还属于烧烤店的客流时间,喝烂醉的也不只姓吴的一个,所以他骂咧几句也根本没人注意。这时候吴邪又把手抬了起来,胖子以为他又要喝酒,一把先把酒瓶抢了过来。但没成想,吴邪却把手指向了电子钟,

"4月19号……去你的4月19号!老子他娘的看着你就烦!"

说完整个手连同手臂又颓然垂了下去,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着"丢了……弄丢了……"在旁人看来,或许这个人是失恋了,要不被炒了,有可能只是单纯的被偷了。但胖子明白,这个日子的意义。

"天真啊……"他重把酒瓶放回到桌面上,还没等瓶底沾着桌面吴邪就夺了过去又是大灌了几口。这回胖子没阻止他。

"我知道你心里难……""我把他弄丢了!"吴邪突然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句,惊得胖子缩了下脖子。”我他娘的把他弄丢了!再也找不到了……狗日的4月19号!“吴邪的声音一句比一句沉,却也一句比一句狠。到最后嗓子里闷闷地发出了一声哽咽。

又过了一会,胖子看他渐渐平复了,就又开口说道"不是你,天真,那是小哥他自愿的…他想让我们活下来,让你活下来。所以啊……"胖子顿了顿,从吴邪的手里抽走了酒瓶,爽快地喝了个底朝天然后抹了抹嘴,

"你可别把自己弄丢喽,吴邪。"

听到最后两个字,他的身体僵直了一下,随后开始不停地颤抖。胖子知道吴邪在哭,但他没做任何动作,任眼前人的情感崩坏开来。

吴邪想着一年前的4月19号。他想如果自己当时能再能耐一点儿张起灵也不会出事。他吴邪没有权利让谁为他牺牲,更不应该是那只闷油瓶子。

比起自己他明明更希望那闷油瓶能够活下去。

吴邪明白,自此之后,他都将背负着张起灵这个名字走下去。


【其二】

在前一刻还完整的梦境此刻已是被白光淹没连同那护在自己身前的背影一起,都离自己远去。

吴邪的眉皱了一下,条件反射地举起右手挡住了从窗口射入的光,眼皮经过几番挣扎后还是不情愿地睁开了。

‘王盟那小子,告他以后把我叫醒再拉窗帘了,丫这都第几次了!’吴邪在心里把王盟骂了一通之后,揉着一头乱发撑坐起上半身。

“王盟!我不是叫你先把我叫醒吗?怎么还记不住?”责骂的话语参杂着刚睡醒的沙哑与无力投了出去,但换来的不是慌忙的道歉,而是逐渐靠近的气息以及床上不断扩大的黑影。吴邪正纳闷王盟这小子今天这是怎么了?是叛逆了还是长骨气了?还没合计过味儿,一道沉着的声音便自头顶落下。

“吴邪,”

被叫到的人一下子清醒了不知道多少分。这声音好熟悉,似乎昨晚还有听到过……

吴邪偏向右一抬头眼前的光便被悉数裆下。微张的唇上被落下一记冰凉的触感,转瞬后,眼中便又映入了满室晨光。

那人的手抚上吴邪的一头乱发。即使隔着头发,吴邪也能感觉出那手掌的骨节分明。

“早安。”头顶的温度正欲退去便被吴邪一把抓住紧紧裹入双手放到左胸口。

就像那只手里正握着自己的另一半鼓动。

对啊,那个人……张起灵他,已经尽了十年之约回到自己的身边了啊。

这十年足以让一个人习惯些什么。

比如说,身前备后缺失了的那份温暖;

比如说,从窗前消失了的望天的身影;

比如说,再没有问完话后对方的沉默;

又比如说,再没有护在自己身前的高挑坚实的背影。

这一切的归位竟让他如此的不知所措。

鼻腔深处一酸,眉头便不可抑制地越皱越深。吴邪感觉到自己的整张脸都挤到了一起,有泪水决堤顺着那些沟沟壑壑淌了下来。

丢脸丢到家了,一个快不惑的大老爷们哭的跟个娘们儿似的。

十年前那被长白山的风雪吹熄了的温度又回来了。这一次,他,吴邪,再也不会放开这双手。


【其三】《礼物》(终于有个名字了……

天空阴的辨不出现在是清晨还是傍晚,有簿雪洒落模糊了人形。张起灵听到有人踩在落雪上的咯吱声,用右眼的余光瞟了一眼,未果。

他的右眼已是再也不能视物的了。

“小哥?嘿,可让我找着你了!”不用别的,就这破锣嗓子,认识他的一听准认不错。胖子小跑了几步站定在张起灵的右侧,“这天多冷啊!你还坐地上,飞着凉不可。”闷王一如既往不作回答,也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胖子也已经习惯了,自从半年前那次下斗回来,眼前这人便变得更加寡言。甚至直到现在,胖子还会在半夜惊醒,下意识地隔着被冷汗湿透的衣服捂住胸口的伤疤——

他差点再也见不着太阳。

一阵凛冽刮过,胖子打了个冷战收回了神。

“话说小哥,不是说好在门口等吗,怎么先进来了?过会儿潘子他们该找不着了。”胖子一边跺脚一边搓手,鼻子红得像被染过似的。张起灵微抬了点头,“你不还一样找到了。”说完还用手敲了敲衣兜,发出撞击硬物的声音,意思是“用手机”。

胖子尴尬地笑了几声。这世上估计除了张起灵还没有谁能把他胖爷撅到这个地步。胖子一边骂娘说这鬼天气他娘的怎么这么冷,一边在心里骂潘子他们磨叽,让他和闷王独处,良心大大地没了!

终于耐不住沉默,胖子舔了舔嘴没话找话道:“看这环境,有山有水。啧啧,天真同志的小日子过的是领导级待遇啊。”突然,像是被这句话刺到了怒点一般,张起灵猛一抬头。表情虽还是那般波澜不惊,但那两道钻人灵魂的狠戾目光却是让胖子寒彻骨髓。

但是……有什么地方不一样……

最终还是好奇心获了胜,毕竟小哥这杀人的目光见着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胖子颤巍巍地开口问道:“小哥,你什么时候戴眼镜了啊?”这人一个眼睛都废了还带什么眼镜?

张起灵用手轻碰了一下镜框,厉鬼般的眼神也平静了下来重又化作一汪深不见底的黑。他想这终年的寒潭也就只有那人的笑颜能为它添上一丝温度,几抹阳光。

张起灵叹了口气,重又靠回到身后的墓碑上。肩上头顶有积雪滑落。

“吴邪的。”


【有错字的话莫在意。don't mind~】

——————————————————————end————————————————————


CHIMIC:

于是菠萝蜜得到A叔一个吻!一直想知道精灵紧接着那个类似卖萌的表情到底是想表达啥( ̄∀ ̄)Ψ

。.+P u d d i n e+.。:

哈哈哈哈这首歌真的超棒的~~不愧是mamo唱歌超好听!!

以及窝一直在脑补猴哥唱这首歌的情态 然后成功的想象不能(。(喂

是说声音比较激昂所以跟猴哥的不太像 托这首歌的福认识了一个新单词www虽然没仔细查不过应该是【乞求】的意思吧www猴哥还真是苦情呐w…这次英语完形还看到了begging多亏这首歌帮了我大忙!((x

 

电影 movie:

【一部纪录片】

阴阳相成 Side by Side (2012)

采访者    基努·李维斯 

受访者    大卫·芬奇 / 马丁·斯科塞斯 / 詹姆斯·卡梅隆 / 史蒂文·索德伯格 / 丹尼·鲍尔 / 克里斯托弗·诺兰 / 拉娜·沃卓斯基 / 拉斯·冯·提尔/ 大卫·林奇 等。

以胶片和数码为中心的论文,

喜欢电影的人千万不可错过。

节奏较快,谈了很多,受益匪浅,

【千言万语难以溢于言表啊!】

太难说了,近年来看的最仔细的电影之一。 

丹尼·鲍尔特活泼,

诺兰特严肃,

斯科塞斯特激情,

林奇特酷,

芬奇特帅。

无敌小罗纳尔多:

高达00第二季的片尾曲2,还不错

顺便说明一下最近在看的动画

地球防卫企业

THE BIG-0

交响诗篇

创圣大天使

听着窗外的雷声,不知怎么,越发爱上了这种感受。心情也像这只大猫想咧嘴笑。